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_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搞笑说说 >

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_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

作者:360说说网   时间:2020-08-06 17:09   阅读:

 “我没看错吧?马叔叔快五十岁的人了,思想还这么龌龊?他平日里可是把我们当自家孩子看待,应该是我眼花了。”邱兰馨摇了摇头,不再猜想。

 

擦拭完身体,邱兰馨拿起刚才老马送进来的衣服,瞧了瞧,心里有些纠结。

 

 

衣服是件比较单薄的睡裙,相当的暴露,这是前年的情人节,张小军特意送给她的礼物,当初那晚她刚刚穿上,张小军就受不了了。

 

 

那时候,张小军身体倍儿棒,每次都能让邱兰馨快乐,只是后来为考职称,张小军一门心思彻夜苦读,中途又大病了一场,结果虽然考上了,但身体却大不如以前。

 

 

最明显的就是在过夫妻生活的时候!

 

 

想起往事,邱兰馨深深的叹了口气,换上了这件睡裙,站在镜子前。

 

 

胸口的半片雪白完全遮挡不住,裙摆极短,身子稍微动动,就可以看到很多地方。

 

 

加上里面处于真空状态……

 

 

面对镜子里那具秀色可餐的娇躯,邱兰馨自己都忍不住动情了,俏脸羞红发烫,像是发高烧一样。

 

 

“我穿成这样出现在马叔叔面前,不知道马叔叔能坚持多久?”这件睡裙只在卧室里穿过,今天还是第一次穿出来,邱兰馨的脑海里不禁闪过如此想法。

 

 

不过下一秒,邱兰馨就拍了拍小嘴,自责起来,“呸呸呸!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?人家可是长辈呀!”

 

 

这么一想,邱兰馨又放开了许多,收拾好后就走出了卫生间。

 

 

老马已经坐在餐桌旁等待着,面前摆放着几道香喷喷的菜肴,还有一瓶红酒,邱兰馨出来的一刹那,老马整个人都看呆了,他心跳急促,全身愈发的狂热。

 

 

见邱兰馨离自己越来越近,老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赶紧转移了眼神。

 

 

“兰馨,饭菜好了,我们趁热吃吧。”

 

 

邱兰馨看到桌上的菜都是自己的最爱,十分开心,而后发现了那瓶红酒,表情又有些错愕,“马叔叔,你不是常喝白酒吗?”

 

 

老马事先早就想好了台词,不慌不忙的笑着说,“今天我生日,你陪叔叔喝两口,叔叔知道女人都喝这个洋酒,有美容美肤效果。”

 

 

见老马精心准备,邱兰馨惊讶的同时,又有些感动,这个房东叔叔挺会体贴人的,明明自己过生,却还顾及她的口味。

 

 

新婚后,老公张小军忙于工作,几乎很少对她有所照顾,累了不会捶肩捏背,病了也不陪着她一起去医院,婚前婚后,相差甚远。

 

 

坐上桌,邱兰馨吃了一口炒田螺,心中美滋滋的,有了一股久违的贴心感。

 

 

“兰馨,叔叔不知道你的酒量,就先给你小酌半杯。”老马往邱兰馨跟前的高酒杯倒了小半杯红酒。

 

 

邱兰馨心头一热,握住了红酒瓶,正好也抓着老马的手,“马叔叔,没事,你多倒点,我陪你喝!”

 

 

邱兰馨的玉手光滑柔嫩,此时抓在老马的手背上,让老马的身体像过了电似的。

 

 

老马的手一抖,不觉把杯中酒给满上了。

 

 

“多了多了,这杯给我。”老马放回红酒瓶,就要和邱兰馨换一杯酒。

 

 

“不多,马叔叔,你们男人喝酒不是说什么来着,满心满意嘛,嘻嘻。”邱兰馨护住酒杯,对老马歪着脑袋娇声道。

 

 

“那行,满心满意!干杯!”老马兴奋极了,这个丫头说话简直是甜到了心坎上。

 

 

“生日快乐,马叔叔!”邱兰馨妩媚一笑,端起高脚杯,喝了一大口。

 

 

席间,二人有说有笑,推杯换盏,不知不觉,那瓶红酒已然见底。

 

 

这会儿,邱兰馨的俏脸已成酡红之色,她微眯眼睑,双手托着下巴,红唇翕张,秀发被捋到了一边,搭在光洁无瑕的粉肩上,胸口肆意的敞开,一副美人醉酒的神态。

 

 

老马瞥了她一眼,在酒精的作用下,眼光变得愈发贪婪,心底的渴望也油然而生,身子骨忍不住倾斜过去,伸长脑袋去偷看。

 

 

这时,邱兰馨突然睁开眼说道,“马叔叔,我头好晕呀。”

 

 

老马吓得连忙缩回身子,吞着口水,关心的说,“兰馨,你喝醉了,我去给你泡杯糖水。”

 

 

等老马端着糖水杯从厨房里出来时,发现邱兰馨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,身下的两条大长腿相互交叠,超短的裙摆下,大半个翘臀裸露在外,看得老马一阵口干舌燥!

 

 

他过去拍拍邱兰馨的后背,呵护道,“兰馨,睡着了吗?喝点糖水解解酒。”

 

 

见邱兰馨没有任何反应,老马又弯下腰凑到她的耳边喊叫,顿时一股沁人心扉的芬芳扑鼻而来,老马只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,身子刹那间有了强烈的反应。

 

 

就在这时,邱兰馨猛的坐起身姿,不巧碰到了那只糖水杯,打湿了老马的沙滩裤。

 

 

如梦初醒的邱兰馨没有多想,拿起桌上的纸巾,就在老马的裤子上擦拭着,连声说,“不好意思呀,马叔叔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 

 

话未说完,邱兰馨娇躯禁不住颤抖起来,因为她摸到了......第一次摸到这么强健的男子身躯,邱兰馨不觉屏住呼吸,心里的小鹿惊慌失措。

 

 

“要是老公张小军能有这么好的身体就好了。”邱兰馨的潜意识里迸发出这样一个念头来,小手不禁隔着衣裤,摩挲了几下。

 

 

此刻,老马浑身紧绷,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,体内的火焰也越烧越旺。

 

 

忽然,邱兰馨抬起头来,发现了老马那双炙热的目光,酡红的脸颊又增添几分羞涩,小手像触了电似的抽了回来,气氛一时变得相当尴尬。

 

 

老马瞬间清醒了不少,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,“兰馨,那个,没事,你别擦了,我再去换一条吧。”

 

 

说完,老马就钻进了卧室,脱下了腿上湿漉漉的沙滩裤。

 

 

老马心中有些羞愧,都怪自己大意了,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窘事。而后转念又想,这条沙滩裤过于单薄,难不成刚才那丫头已经发现了什么?

 

 

如此想想,老马的心便忐忑不安了。

 

 

在卧室里忍了很久,老马才舔着脸走出来,想着要重新冲杯糖水给邱兰馨解酒。

 

 

出来后才发现,外边空无一人,邱兰馨的卧室门紧闭着,里面透出灯光。

 

 

老马从厨房又端出一杯糖水,敲响了邱兰馨的房门,“兰馨,糖水好了,喝点吗?”

 

 

屋内响起一道很不自然的声音,“呃,不麻烦了,马叔叔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

 

老马闻言,内心更加愧疚了,他觉得是自己方才的失态,致使邱兰馨现在尴尬的回避,在一阵自责后,老马黯然离开。

 

 

夜已深,老马睡在床上横竖不是,自从晚上被邱兰馨的小手碰到了后,身子骨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,亢奋的难以入眠。

 

 

十年来,孤单的老马长期依赖言情小说来抚慰心理,这会儿,他打开床头灯,从被套下面掏出一本皱巴巴的书,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。

 

 

当看到精彩过程时,老马的脑海里就有了画面感,左手也伸了下去……

 

 

刚刚来了点感觉,一声声压抑的娇喘从隔壁隐隐传来,老马倾耳细听,这才发现是邱兰馨的声音。

 

 

“咦?张小军不在家啊,她一个人怎么就……”老马顿时犯起了狐疑,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,来到了隔壁卧室的门前。

 

 

“嗯哼……”屋内响起邱兰馨小声的喘息,像一条条小虫子爬上了老马的心头,让他瞬间瘙痒难耐!

 

 

见房门紧闭,老马又赶忙掉头跑回卧室,来到阳台,透过窗户背后的窗帘缝隙,看见邱兰馨赤裸裸的躺在床上,还扭来扭去的。

 

 

对于老马的偷窥,屋内的邱兰馨浑然不知,此时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快乐中,欲罢不能。

 

 

与此同时,邱兰馨脑海里浮现出老马的面容,遐想着自己愉快战斗的画面……

 

 

虽然心里很不情愿,但身体传递的反应却让邱兰馨无法坚守。

 

 文学

 

这种禁忌,给邱兰馨带来了未曾有过的刺激感,思想上原有的道德束缚,也随之崩溃,她开始放飞自我,肆无忌惮的叫出了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