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让姐姐一夜高潮七次,扶着肿胀坐下来痛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典说说 >

我让姐姐一夜高潮七次,扶着肿胀坐下来痛

作者:360说说网   时间:2020-08-06 13:50   阅读:

 我让姐姐一夜高潮七次,扶着肿胀坐下来痛

“嘭”,一双精致的高跟皮鞋踢在了千许的腿上。

疼。

千许抬头,对上了杨楚芝趾高气扬的脸,“陌千许,我和南非已经领了结婚证了,从此以后,他归我,至于你,不过是我同意的替我生孩子的东西的罢了,南非就是把你当马桶用,哼,你要乖乖的让他上你呀,这样怀了孩子生下来,我让南非多赏你一百万。”

千许揉了揉麻痛不已的腿,很想起身离去。

可她知道,倘若她不听顾南非的话,顾南非绝对有可能将她的录音公之于众。

那比只发给洛景天还更狠。

到时候,全天下都知道了。

“陌千许,到时候你的孩子我替你养,也只会叫我妈,我和南非都会疼爱他的,你放心吧。”耳听着杨楚芝的声音越来越低,越来越温柔,千许这才发现,杨楚芝的身边又多了一道身影。

“芝芝,你先回去,准备一下,晚上一起回顾家。”顾南非拍了拍杨楚芝的手,让她先走了。

千许还坐在地上,就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身子一轻,顾南非抱起了她,放在了劳斯莱斯的后排座椅上。

千许还没坐稳,顾南非就覆了上去,同时,一指摁下了前排与后排间的隔板。

司机启动了劳斯莱斯。

顾南非长指轻挑起她的下颌,“乖,说你想我了。”

千许身子一颤,抬眼看他,这就是她熟悉的那张脸,俊美无俦的让从前的她每次这样撞上,都不想移开视线。

但此刻,她还是觉得冷,很冷。

“乖,说你想我了。”顾南非继续轻声诱哄。

千许咬了咬唇瓣,仿佛复读机般的道:“我想你了。”

顾南非满意的唇角轻勾,随即便吻了下去。

车窗外,不住倒过的景物树影打在千许被扯下衣衫的肌肤上,她又成了一尾小船。

想到前面的司机,哪怕有隔板,千许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哪怕没有人,她都不习惯顾南非这样弄她,更何况,此时只一个隔板之隔,还有司机在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顾南非,你起开。”

可直到车停,顾南非也没有停下来。

那凶猛的动作,终于让千许昏了过去。

迷迷糊糊中,顾南非好象是抱起了她。

迷迷糊糊中,千许被放到了柔软的床褥上。

她想睁开眼睛,可是就连抬眼皮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醒来,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。

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,她轻轻转首,正对上顾南非探究的目光,“醒了?”

千许起身就要离开,可才坐起来,就浑身酸软的又倒了下去,顾南非,他折腾得她骨架都要散开了。

顾南非大掌摁下她重新躺好,“想吃什么?”

千许抿了抿唇,眼睑微垂,“今天还需要吗?”

“呃,你还想要?那我自然可以满足你。”

千许摇了摇头,深吸了一口气,“如果你够了,我要离开。”

他这里,她一分钟也不想停留。

“陌千许,你敢!”顾南非低吼一声,随即,又覆上了千许,仿佛上了瘾般,怎么也要不够。

千许真的一动不能动了,虚软的躺在顾南非的身下,肚子尴尬的咕咕叫了一声,她饿了,“顾南非,我饿了,我要吃粥。”被他这样的折腾,哪怕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吧。

“好。”顾南非起身,正要出去厨房煮粥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“芝芝,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嗯,我这就赶过去,等我。”顾南非说完,淡淡的瞟了一眼千许,“自己去厨房煮粥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顾南非走了。

接到了杨楚芝的电话,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就走了。

在他心里,她只是一个可以替他生孩子的机器吧。

所以,她心情好不好他根本不屑管。

千许静静的躺在床上。

根本没有力气去煮粥了。

浑身都疼的厉害。

疼的要死了一样。

她想点外卖,可又觉得自己连出去接外卖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顾南非,他要弄死她了。

可哪怕要弄死她,他也不会理会她现在是死是活了,林楚芝一句话,他就离开了。

默默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千许就那么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“哗啦”,夜色就这样被一盆冷水撕开了一个口子,也撕醒了睡得昏沉沉一点也不踏实的千许。

她好饿。

胃好疼。

可这些都抵不过身上的冷,还是湿意,指尖落在身上,冰水凉的她身子一颤,这才发现床前站着一个人。

杨楚芝正端着一盆洒了冰的水,不疾不徐的往她的身上倾洒而下。

“陌千许,舒服吧?”杨楚芝冷冷一笑,她就喜欢看千许狼狈的样子,千许狼狈了,她才能满足。

>>>>文本《只想敲开你的心扉》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千许想躲开那冰水,奈何她动一下,杨楚芝手上的水盆也跟着动一下,然后,一点也不差的全都浇到了她的头上身上。

千许打了一个寒颤,这冰水,太凉了。

“杨楚芝,你要干什么?你起开。”千许用尽力气的去推杨楚芝,杨楚芝微一侧身,便避过了。

“我要做什么?南非已经与我结婚了,他就是我的丈夫,所以我现在不过是在教训一个不入流的不要脸的小三罢了。”杨楚芝低吼着,一盆的冰水也完完整整一点不差的全都倒在了千许的身上。

“我不是小三,是你和顾南非要我为你们生一个孩子,杨楚芝,我不是小三。”她只是要卖卵子而已,却没想到,被杨楚芝安上了小三的罪名。

而她更没有想到,杨楚芝对她,当着顾南非的面一样,背着顾南非的面又是另一样。

“生孩子也用不着一天到晚的耗在一起吧,陌千许,你就是一个人见人上的裱子,一分钟不勾引男人都受不了,是不是?”杨楚芝咬牙切齿的道。

千许再也忍无可忍,伸手一推就推开了杨楚芝,她才没有勾搭顾南非,她是被顾南非强行带到这里的。

“杨楚芝,南非不爱你,你应该从你自己身上找原因,而不是从我的身上找。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南非怎么可能不爱我呢?他要是不爱我,根本不会与我结婚的,是不是?”

千许垂眸,对杨楚芝的这个回答,她无话可说。

“说话,为什么不说话?”眼看着千许不理会她了,杨楚芝猛的拽住了千许的头发,便往床边拖。

千许吃痛,根本避不开杨楚芝的毒手,“嘭”的一声,她掉到了地板上。

没想到地板上居然有图钉,落下的身体正好落在图钉上,一个两个,尖尖的冲着上面,一点也不浪费的扎进了千许的身体……

这一定是杨楚芝故意的事先放在地板上的,千许气极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,用力的一推,杨楚芝一个不防,“嘭”的一声撞到了床头桌上。

“啊……”杨楚芝的手捂到了头上,头部流血了。

千许起身,摘掉了扎在身上的图钉,吃痛的看着头破血流的杨楚芝,“姓杨的,这是你的报应。”

身后,门,轻轻开了。

“呵,我来照顾你,你居然恩将仇报的推倒我,南非,我肚子疼,好疼。”

顾南非一个箭步冲到了床头桌前,轻轻抱起杨楚芝,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说着,他转过身,抱着杨楚芝冷冷看着千许,“陌千许,你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,芝芝这样关心你,你居然因为嫉妒推倒她,从现在开始,没我的允许,你不许离开这里,直到芝芝好了为止。”

千许抿了抿唇,顾南非不问青红皂白,也不管她身上的伤,甚至于连她身上为什么湿淋淋的也没问,直接就认定了是她伤害了杨楚芝。

“顾南非,不是我,是她……”

“南非,我疼,我的孩子……”杨楚芝搂住了顾南非的脖子,娇弱的低喃道。

顾南非脸色瞬间就变了,一抬脚狠狠的踹了一下千许,转身就大步走出了这个房间。

两个人一起的背影就那么的一直一直的落在千许的视线中,哪怕已经不见了踪影,那合而为一的背影都没办法消散,千许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顾南非抱着杨楚芝离开的身影。

千许睡着了。

昏昏沉沉的感觉有人在推她,“小姐小姐,你发烧了,起来吃点东西,再吃药。”

千许抬眸看过去,是一个陌生的女人,“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李嫂,是顾先生让我来照顾你,我见你发烧了,就打电话给顾先生,请了医生看了,是受凉了,要输液还要吃药,你最好起来吃点东西。”

千许真饿了,接过粥碗,慢慢的吃着,胃里也舒服了些,连吃了两碗,就再也吃不下了。

哪怕还饿,也不想吃了。

输液,睡觉。

睡觉,输液。

两天后,千许的烧终于退了。

顾南非始终都没有来看过她。

千许起床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推开玻璃门走在阳光下,还是觉得冷,这里,她三年前曾经来过,那时,她与顾南非是男女朋友,而如今,她只是顾南非的一个生育机器。

她就不懂了,既然杨楚芝已经怀上了孩子,为什么顾南非还要她为他代孕还要她生一个孩子呢?

“小姐,顾先生说了,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里。”推了推门推不开,千许才发现大门上锁了,正好身后李嫂也追了过来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小姐,你身子弱,我煲了大骨汤,你呆会多喝些。”

“谢谢。”千许点了点头,虽然与李嫂才认识没几天,可她都觉得李嫂比顾南非对她还好。

“唉。”李嫂叹息了一声,就去忙了。

千许逛了一会园子就进了别墅里,喝了些汤,却吃不下什么,顾南非不许她出去,她就坐在阳台上发呆。

她想过打电话报警,可想到自己与顾南非签下的协议,算了,不管她怎么逃,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那时签协议的时候还是为了给洛景天治腿筹钱,可没想到洛景天的腿早就好了,从头到尾,她都是一个讽刺。

洛景天那边是讽刺。

顾南非这边更是讽刺。

一转眼,半个多月过去了。

她安静的时常就象是洋娃娃一样,虽然精致,却再也没有了生气。

顾南非,他现在一心一意在照顾的都是杨楚芝。

吃饭了。

四菜一汤,这是李嫂的标配,她怎么要求少煮两样,李嫂都不肯。

每天都要喝的大骨汤,她舀了一勺才送进嘴里,突然间就只觉得恶心,勺子掉进了汤碗里,千许起身就冲进了洗手间。

李嫂不放心的跟过来,“小姐,你是不是……”

千许身子一颤,这才想起她这个月的大姨妈一直没来。

>>>>文本《只想敲开你的心扉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