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老公在树林里 啊嗯嗯哦再深一点用力快嗯好爽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搞笑说说 >

和老公在树林里 啊嗯嗯哦再深一点用力快嗯好爽

作者:360说说网   时间:2020-08-06 13:28   阅读:

 机场,人潮涌动。

应珊珊一身黑衣黑帽走进候机厅,手机里正和闺蜜在视频。

“珊珊,你这一走到底要什么时候回来,应家的人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管他呢,反正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又丑又胖,还gg的老男人……”应珊珊说着,注意到李茵的表情,皱了皱眉,她在看什么?

“怎么了?一副看到外星人的表情。”

“外星人哪有那么帅!天啊,我肯定是在做梦!你快转过头!极品大帅哥呢!”李茵一副花痴的表情。

应珊珊顿时翻了个白眼,转过头,哪里有什么帅哥,她看到的明明就是一堆应家的保镖,正闯进来呢!

“作死啊你,那些大块头帅个毛线!”应珊珊来不及关视频了,拿起包包就跑出去,几个保镖一直穷追不舍。

耳机里还一直传来李茵的叽叽喳喳,“真的!刚才我真的看见了一个帅得人神共愤的大帅哥!哭,我对他一见钟情了。”

应珊珊没好气地一再翻白眼,摘了耳机,往后看,明明还是只有那几个大块头保镖!

没多久她就跑得渐渐慢下来,天啊,不能被抓回去……

不远处,一架私人飞机正停着,几个男人正在登机。

她咬咬牙,跑过去抓住了其中一个男人,但他太高了,她的手抬起——堪堪抓到了他的皮带!

天啦噜!

她清晰地听到了皮带扣松开的声音,顿时脸色爆红,低着脑袋。

只是余光看见保镖就要追上来,她来不及思考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一用力把男人的皮带扯下来。

陆廷深一张脸冷的能结冰,身边的几人更是战战兢兢。

“带我上飞机,不然,这皮带就归我了!”她看着男人的裤子,没有皮带松松垮垮的,他肯定不舒服!

闻言,男人转过头,一张颠倒众生的俊脸在阳光下耀眼极了。

敢威胁他的人,她是第一个!

“女人,你玩火?”他不屑地挑眉。

应珊珊的注意力都在后面的保镖上,听到男人的话,来不及想就点点头,“对,玩火又怎样?快带我上飞机!”

她转过头,这一刻有些紧张。

现在才注意到,这男人身上的气场过于强大,笼罩下来,让人胆颤。

逆光下,她只觉得他更是神秘莫测。

“你这是求人的态度?”陆廷深挑眉,这时倒是一点都不着急。

他知道后面的人在追她,她总会放低姿态求他的。

应珊珊愣了愣,她求他?

她明明是在威胁他!可现在,气势上男人完全碾压。

特别是,他身后还站着好几个人,看上去就是不好惹的。

她顿了顿,立刻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,“大叔,求求你,让我搭个顺风机,不然我就要被那群人抓去喂狗了。”

大叔?

生平第一次,敢有人这样称呼他!

这女人胆子够肥!

“那就去喂狗,我看你也活腻了。”话落,男人甩开她,一步步走进机舱,只是裤腰那里,看上去总是要垮下来。

闻言,应珊珊一脸难过的表情,保镖已经追上来了,她站在楼梯这里,不能上去飞机,就只能下去被活活抓住。

她想哭,只要回去应家,她就要被逼着结婚了。

眼看着机舱门就要关上,应珊珊深呼吸,用力抵住门。

乘务员吓了一跳,立刻松开,就怕夹到了应珊珊。

“大叔,求求你嘛,我真的没有办法了,让我跟着你吧!”应珊珊是情况危急,完全是胡言乱语。

反正,只要打动男人就行了。

陆廷深皱眉,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保镖,西装上能看见应家的标志,他皱了皱眉,又看向应珊珊。

他记得,爷爷说安排的妻子,就是应家的女儿。

“让她进来。”陆廷深落下话,顿时,应珊珊在机舱门关上的最后一刻,被拉进了飞机。

起飞的那一刻,她整个人累的虚脱。

应珊珊走进去,才发现这架私人飞机看上去小,里面却是奢华别致。

淡淡的红酒味弥漫开来,穿过走廊,印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,看上去年轻沉稳,眉宇间冷冽凉薄。

原来这男人这么年轻啊……

刚才,她还以为他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……

尴尬了。

应珊珊低下头,有些无所适从地把皮带还给他。

陆廷深冷哼了声,看着她有些羞红的脸色,眼底露出些戏谑。

“帮我带。”

“什么?”应珊珊惊呼,撞入男人的视线,他不像是在开玩笑……

她看着他的裤裆,拉链已经下来了一点,隐隐约约能看见黑色的内裤,还有……那处似乎起来了……

应珊珊长这么大,这样的画面还是第一次。

她呼吸紊乱,手颤抖着。

“大叔,你这自己戴上吧,我不好意思。”话落,应珊珊转过头,顺势把皮带放到男人身前。

陆廷深眯起眼,刚才把他皮带扯下来的时候,没见她这么害羞?

扣好了皮带,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还记得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啊?”应珊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

陆廷深不满地看着她,长臂一拽,应珊珊这次真的就被他拉到了身边坐下。

她更加局促了,视线下意识地看向裤裆那里……

似乎,还是帐篷那样……

“怎么,很感兴趣?”

“没!”应珊珊立刻摆摆手,她都在干嘛啊!

“那就好好看着我说话,你要跟着我?嗯?”陆廷深回味着她刚才说的话,就是这个意思的。

应珊珊移开视线,她刚才在机舱外……的确是一时着急说了这样的话。

“这一路我只能跟着你了,先生,下了飞机我保证绝对不缠着你,这一趟的飞机票钱,我也会转给你的。”应珊珊想了想认真地道。

闻言,陆廷深不满,往常女人贴上来,都是想方设法要留在他身边,但这个女人,不一样。

他薄唇勾出些意味不明的冷笑。

“不缠着我?”

应珊珊使劲地点头。

陆廷深摸了摸下巴,问她,“叫什么名字?”

应珊珊愣了愣,很快回答,“七七。”

这是她临时起的,她当然不会傻到告诉他自己的真名。

下了飞机之后,她可不会再和他有什么联系。

闻言,陆廷深皱眉,一眼就看穿了应珊珊的谎话,凉薄地勾唇,“应七七?”

应……

应珊珊转头,眼底的诧异闪过,他怎么知道她姓应。

“七七。”陆廷深唤她,点开一旁的手机,顿时,应珊珊刚才说的话响起来:让我跟着你吧!

她顿时扭过头,有些不安地捏着手心。

这男人该不会当真了吧……

“你之前说这句话,是骗我的?”陆廷深看穿她的把戏,忽地扣住了她的手腕,她一下子跌进了他的怀里。

应珊珊眼神闪烁,下意识地摇头,“才不是!”

“那你是打算一直跟着我?在我身边,你能做什么?”陆廷深盯着她。

应珊珊垂眸,脑子里不由得蹦出一些不好的词。

她一直知道自己是长得有些姿色的,不过,她才不愿意呢!

她眼珠子转啊转,看着窗外,能不能现在让她跳机啊!

她觉得在这个男人身边,似乎更危险了!

察觉到应珊珊的意图,陆廷深看了眼一直守着的保镖,点了点头。

“想跳下去?如你所愿。”陆廷深勾唇,手不着痕迹地给应珊珊的脚扣上了降落伞。

应珊珊还没反应过来,陆廷深旁边的机舱门在她面前被打开了,她整个人愣住了。

风中凌乱的她就这样被推到了机舱口,外面是一片蔚蓝的天空。

“大叔……”她一时着急,小脸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她也只是想一想啊,哪里真的敢跳下去!

这男人是有读心术吗!

应珊珊眼眶湿x润,心跳很快,身子忍不住颤抖,腿已经被陆廷深推到了半空。

她转头,死死地抓住男人的衬衫,“大叔,我答应跟着你,你别让我去死……”

闻言,陆廷深嘴角抽了抽,去死?这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?

“我可不会这么便宜你。”陆廷深冷声道。

应珊珊撇撇小嘴,可他现在不就是要她跳下去吗,估计之后尸骨都找不到了。

她只想逃婚,可不想去见阎王呢。

“那个……我们有事好好说,让我坐回去吧。”应珊珊使劲地往座位挪,可男人就在他身边,似乎……他也要跳下去?

这怎么回事……

看着应珊珊纠结害怕的表情,陆廷深淡漠地勾了勾唇,一手就提住了应珊珊的衣领,顿时她整个人都在飞机外了!

“女人,少叽叽哇哇的,不然到时就不接应你了。”陆廷深冷酷地道。

在他身边的人,可从来都没有这么胆小的。

“好……好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可以让我回去了吗?”应珊珊心心念念地看着飞机,她想回去。

她现在腿很软,脸色很白,她需要安全感!满满的安全感!

只是,触及男人那张英俊的脸,她忽然觉得死心,真上贼船了!

“少爷,还有五秒!”旁边的保镖皱眉提醒。

顿时,应珊珊整个人被抛到了半空中,脚下的降落伞渐渐打开,才刚刚好稳住她的身子。

“砰”的一声,就在她百米开外,刚才她还坐着的私人飞机,爆炸了!

应珊珊愣愣地看着,顿时就被吓晕过去了,我的天……

……

酒店顶层,陆廷深走出房间,旁边是他的助理李盛。

“少爷,已经查到了,是三少安排了卢秀动的手脚,人已经处置了。”

陆廷深面无表情地颔首,长腿x交叠坐在沙发上,眼底的阴狠浮起。

“还有,老爷子让您尽快回去。”

“嗯?急什么。”男人玩味地笑,摩挲着手里的烟,浑身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。

李盛在他身边多年,知道此刻,陆廷深在算计着什么。

忽地,一阵惊呼声响起,陆廷深敛下表情,走进房间。

应珊珊坐起来,看见陆廷深的那一刻,尖叫声更甚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陆廷深冷笑,走到她身边,“怎么?话都不会说了,真被吓傻了?”

“你才傻!我正常得很!”应珊珊气鼓鼓。

想起刚才的经历的事,她现在都觉得害怕。

但没想到,她竟然平安地躺在这里,她明明看见,飞机爆炸了,不过那时,她已经跳下去了。

想到了什么,她抬头看着陆廷深,“是你救了我?”

因为知道飞机要爆炸,所以在她的脚上绑了降落伞,把她推出去,至于后来,肯定也是他把她救起来的。

她有点不敢承认这样的事实,低垂着脑袋。

“是吗?正常的话,就该履行你的职责了。”陆廷深好整以暇地坐下来。

应珊珊心里顿时有很不好的预感。

她环顾着四周,紧紧地揪着床单。

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她冷静下来问。

飞机是她主动求这个男人让她上去的,后来这个男人又救了她,她该是要报答他的。

只要不太过分,她都尽量做到。

但对上陆廷深的视线,应珊珊心里一阵发毛。

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李胜进来报道,“少爷,外面有人找七七小姐。”

“什么?”应珊珊顿时退到了一边。

应家的人……找来了?

“七七小姐,是之前追踪你的人。”

应珊珊咬唇,看了眼陆廷深,忽地计上心头,扑过来就把他压倒,顿时,陆廷深在下,黑眸冷冽地眯起来。

应珊珊咧嘴笑了笑,主动抱住他,“大叔,帮我一下嘛。”

“谁是大叔?”陆廷深不满地皱眉,这称呼她叫上瘾了?

应珊珊嘿嘿了声,立刻就开口,“少爷,你就和我稍微亲密一点点,把外面的人赶走就可以了。”

“他们为什么追着你?”陆廷深沉声问。

应珊珊眼珠子转了转,没有回答。

逃婚的事,她不能说出来。

“不说的话,就自己出去解决。”陆廷深冷漠地推开她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高挂起的模样。

应珊珊皱起眉,她要是能解决,之前也不会上他的飞机了。

“反正你不帮我解决,他们就会一直在这里闹,你也没法清净。”应珊珊威胁道。

闻言,陆廷深猛地就捏住了应珊珊的脖子,对于这个女人而在再而三的威胁,他向来不会容忍。

“七七,你好大的胆子!”他阴沉地盯着她。

顿时,应珊珊只觉得浑身被冷意笼罩,男人的眸光仿佛要把她撕碎。

她噎了噎,有些怂了。

但是,让她独自出去,就等于是自投罗网。

只是,告诉这个男人,他会帮她吗?她可是还欠着他呢。

踌躇间,她也只能坦白,“他们是要抓我回去嫁给一个老头子,少爷,你就帮我把他们赶走,我肯定会报答你的。”

闻言,陆廷深的眸光顿了顿,应家的女人,结婚……

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什么,眸光落在应珊珊标致的脸上。

老爷子安排的未婚妻,是她?

可刚才她说的是一个老头子,陆廷深狭长的眉眼皱起,他有这么老?

烦躁地松开应珊珊,陆廷深背对着她。

应珊珊只觉得没有希望了,这一次回去之后,继母肯定不会再让她有机会跑出来的。

她的脚步慢慢地挪动,打开门的那一刻,陆廷深眉眼一动,把她推向墙壁,颀长的身影靠过来,把她挡得严严实实。

外面站着数十个保镖,最前面的男人样貌俊朗,气派不凡。

应珊珊隔着不远的距离,视线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。

她踮起脚尖,抱着陆廷深的后脑勺就吻下去,当着那么多人,她紧紧地闭上眼睛,陌生的气息包围着她,她下意识要退开。

陆廷深却紧紧地按着她,加深了这个吻。

吴泽轩平静地看着拥吻的两人,拳头却紧紧地握着,似乎在克制。

“小姐,老爷让我带您回去。”吴泽轩开口。

应珊珊抱着陆廷深,冷漠地开口,“我不会回去结婚的,你告诉爸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“小姐,您还是亲自回去跟老爷说。”吴泽轩眼底的怒意浮起,并不退让,眼神示意后面的保镖上前来抓人。

可刚走上前,陆廷深就把应珊珊拥在了怀里,薄唇勾出冷笑,“我的人,你们要想带走,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应珊珊讶异地看了眼陆廷深,没想到……他真的帮她。

一时间,心里情绪复杂。

“这位先生,还请您不要插手。”吴泽轩开口。

陆廷深眉眼冷漠,身后的李盛生前,挡住了几个保镖的视线,几乎是分秒之间,已经摞倒了几人。

吴泽轩眼神微变。

应珊珊沉沉地看着他,“吴助理,你回去吧,不然你的手下,可都要跪在这里了。”

这个男人的背景她不知道,但是刚才看李盛的身手,显然和那些保镖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
可能,就算是吴泽轩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应珊珊眼底的担忧一闪而过。

“没接到小姐回去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吴泽轩很坚决。

上前,就和李盛对峙。

李盛面无表情,拳头抬起,眼看着就要怼过去,顿时,应珊珊推开了陆廷深,拦住了他。

“别……”她脸上的担忧浮起。

陆廷深皱眉,脸色顿时冷冽下来。

李盛顿了顿,暂时不敢有动作。

“我爸究竟给了你什么,你这么听他的话?”应珊珊说着,眼眶有些热。

她的语气是颤抖的。

她被应家推出去结婚,第一个反对的人不应该是他吗?

可偏偏,他竟然帮着父亲囚禁他,追踪她。

他是她喜欢的人啊!

“小姐,我一直在应叔身边工作,我是他的人。”吴泽轩没有看她,脸色紧绷着。

闻言,应珊珊笑了,忍着眼泪,满眼都是讽刺。

“那我告诉你,我死都不会回去的。”应珊珊冷声道,扭头就牵住陆廷深,对上他冷峻的脸,她眼底露出期盼。

陆廷深自是看得懂她的请求,但是刚才那一幕,他很不高兴。

紧紧地反扣住应珊珊的手腕,他命令李盛,“处理好。”

“砰”地一声,他关上房门,顿时,只有他和应珊珊。

应珊珊深呼吸,靠着房门,她清晰听到外面的打斗声,吴泽轩的哀嚎声一阵接着一阵响起。

心脏仿佛被生生捏住。

“他会有事吗?”她呢喃着。

陆廷深把她抱到沙发上,应珊珊露出慌乱,刚才男人力气很大,怒意很明显。

“你觉得呢?”他冷漠地挑眉。

“你不要伤害他好不好?”应珊珊小心翼翼地说着。

陆廷深冷哼了声,“那你就滚出去。”

应珊珊撇撇嘴,这男人生起气来,也是绝了。

“不滚,我不说就是了,刚才谢谢你。”应珊珊真诚地道。

她没想到,这一次竟然是吴泽轩亲自过来,她对他失望,却又想念。

没多久,吴泽轩被李盛制服后,李盛进来向陆廷深报告。

“人已经抓起来了,少爷,怎么处置?”李盛看了眼应珊珊,这还是少爷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如此做。

“问七七小姐。”陆廷深按了按太阳穴,他向来是不管这些小事的。

应珊珊咬咬唇,“就把他们送回去北城吧。”

北城,是应家的地方,这里离北城有些远,想来,应家不会再轻易找到她。

之后,她得另想办法。

“这……”李盛皱眉,这岂不是放虎归山。

这些人,难保下一次还会再来抓应珊珊。

“嗯。”陆廷深却是破天荒地同意。

李盛不敢忤逆,不由得多看了眼应珊珊。

……

晚上,陆廷深出去办事,应珊珊偷偷看着外面,盘算着偷偷离开,时间差不多,她和李茵打电话。

“我现在出来,你的车到了吗?”

“就在你发给我的定位那里,车牌号xxx。”

“对了,是谁救了你?”

“我也不知道他是谁,反正和我没关系,我现在下来……”应珊珊走进电梯,顿时松了口气。

负一层,在会所的陆廷深看着房间的视频,应珊珊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里。

薄唇冷漠地勾起,他吩咐李盛,“把吴泽轩丢出去。”

酒店外面,应珊珊刚走出门口,门前躺在外面的男人让她刹住脚步。

吴泽轩鼻青眼肿的,腿上更是受了伤,血已经浸湿了裤子,触目惊心。

应珊珊顿时一阵慌乱,蹲下来,扶着吴泽轩,“泽轩……你……”

而他已经昏迷过去了。

半小时后,医院。

应珊珊等在诊室外,刚才吴泽轩受伤的模样,她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他的身手向来都是极少人能够对抗的,这一次,却是伤得这么重。

她一阵懊恼。

手机一直在响,都是李茵打来的,应珊珊胡乱地抓起手机。

“珊珊,你怎么没上车!”李茵担忧地问。

“泽轩受伤了,我在医院……”

“吴泽轩?你干嘛管他,珊珊,你这样会暴露自己的,赶快走。”李茵提醒道。

应珊珊可是好不容易才出来的呢。

可她现在全部心思都在吴泽轩上,他血淋淋的样子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徘徊,她捂着眼睛,不敢回忆。

这时,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,没多久,应家的保镖跑过来。

应珊珊愣了愣,反应过来立刻往安全楼梯走,一直跑到出后门。

外面,停着一辆黑色轿车,仿佛早就在这里等着。

陆廷深听着李盛的报告,“吴泽轩在酒店外面故意伤了自己的腿,假装晕倒了,应该是想缓住七七小姐。”

“他倒是能耐,你查查他的背景。”陆廷深眼底的冷漠浮起。

这时,应珊珊向这路上唯一的轿车走来,她是跑不过那些保镖的,只能祈祷车里有人能捎她一程。

只是开门的刹那,她就愣住了。

这男人……怎么又是他。

还真是阴魂不散。

咬咬牙,她爬上后座,脸色是真的慌乱。

>>>>《总裁的千亿小逃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