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地铁嗯啊不要震动 我真的棒弄得妹妹在地铁上还要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典说说 >

坐地铁嗯啊不要震动 我真的棒弄得妹妹在地铁上还要

作者:360说说网   时间:2020-08-06 13:53   阅读:

 热,热的让人窒息。

  就像有一把烈火在身体里燃烧。

  浑浑噩噩中,白瑶瑶迷茫的抬起眼睛,紧接着不可遏制的瞪大。

  豪华的卧室,落地的白色窗帘,雕花的欧式大床……

  这里是哪里?

  她不是被林梓琪推下楼了吗?她应该死了啊?

  撕扯般的疼痛由下自上传了过来,思绪顿时被打断了。

  她这才发现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,双手撑在他结实的胸膛。

  男人有一张异常俊美的脸庞,五官棱角分明,肩宽窄腰,不仅有健硕蜜色的胸肌,更是有八块迷人结实的腹肌。

  他,他是傅靳言。

  也是向来反感她的老公!

  白瑶瑶脑子嗡的一声,全身都开始哆嗦了起来。

  她这是在干什么?

  而且傅靳言好像睡着了,但又不像是睡着这么简单。

  虽然闭着双眸在床上一动不动,但是呼吸却是异常急促。

  性感薄冷的唇里吐出一口口清冷的气息,俊酷的脸上也是一片红色。

  她刚才把他……

  白瑶瑶仿佛想到了什么,猛一扭头再次看去房间里的四周,墙上大红色的喜字瞬间映入到了眼帘!

  她如同雷劈了一般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!

  是时间错乱了吗?

  她好像回到了三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。

  她用力掐了下大腿,疼的她忍不住痛哼了起来。

  这不是做梦,这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  她真的重生了!

  哈哈哈哈!

  白瑶瑶发出了癫狂的大笑声,而那双眼睛却在此刻冒出了滔天的怒火。

  林梓琪,你推我下楼的时候,我就说过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

  林梓琪是她曾认为最好的闺蜜,当初说怕她这个刚嫁到傅家的乡下丫头孤单,还专门搬了过来,教她如何穿衣打扮,如何讨傅靳言的欢心。

  也是从此以后,她开始穿的不伦不类,任何事情都做的让傅靳言反感。

  林梓琪利用了她这个乡下人的愚蠢和一无所知,让她出尽了洋相。

  而林梓琪自己却被衬托的像公主一般美丽动人,落落大方,就连别墅里的佣人都觉得她才应该是这里的女主人。

  最可怕的是,林梓琪为了彻底扫走她这个绊脚石,还胆大包天的把傅靳言的爷爷从楼梯上推了下去,而她却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到了傅家老宅。

  这一切都是预谋已久!

  她成了害死傅靳言爷爷的凶手,被傅靳言一顿严惩后赶出了傅家。

  她不甘心的混进了傅家别墅想找傅靳言解释,但是在等待她的却是林梓琪。

  她还清楚记得林梓琪把她推下楼那一刻,带着恨意的疯狂大喊,“白瑶瑶,你和那个老东西一样都该死,他千里迢迢找了你这个乡下的女人嫁给了傅靳言,而你更是抢了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,你们都该死,死的罪有应得!”

  白瑶瑶脑子还在翻来复去想着的时候,殊不知一双幽冷的眼睛缓缓的睁了起来。

  虽然躯体浑身无力,但是傅靳言结实的大手还是朝着白瑶瑶白、皙修长的脖颈伸了过去,忽然用力,“你这个可恶的女人,竟然敢给我下药!”

  白瑶瑶像一只惊慌的兔子从傅靳言的身上跳了下去。

  刚想否认,可是三年前的记忆就在这时候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。

  给傅靳言下药的事情也是林梓琪教她的!

  当时她被逼着从乡下过来和傅靳言结婚,但是傅靳言对她一直很冷淡。

  而且她在乡下的时候就心有所属,而且那个男人也跟着她来了城里。

  江城是那个男人的名字,只是他来城里没多久,就欠了一身的债。

  是林梓琪告诉她只要睡了傅靳言,就会从他那里得到大笔的钱,从而用来救下江城。

  林梓琪给了她一包药,她也半信半疑照着做了。

  虽然因此激怒了傅靳言,但的确是从傅靳言那里要到了一笔钱。

  只是当她把钱交给江城的时候,傅靳言出现了。

  一切都是这么的巧合。

  傅靳言把她当成了浪、荡的女人,对她极度失望和厌恶。

  想起这一切,白瑶瑶的心肝都在剧烈颤抖。

  自己当初也的确是太傻了,事后听了几句林梓琪的忏悔就心软了,还劝她不要自责,毕竟她是为了自己好。

  傅靳言阴沉着从床上走下来,浑身布满了煞气,眸中的烈火仿佛能将白瑶瑶焚烧。

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白瑶瑶下意识的就想逃走,但是她的脚步忽然顿住了。

  记得当时自己就是这样做的,赤身就跑出了房间,被整个别墅的佣人都看到了。

  傅靳言的脸面被她彻底丢尽了。

  白瑶瑶这一停顿的功夫,傅靳言的大手已经从后面用力抓住了她的肩膀,猛然往后一拉。

“呵,有胆子给我下药,就该承担后果!”

  傅靳言被碰犯了逆鳞,冷酷的脸上阴云密布。

  就在他捏断她锁骨的时候,白瑶瑶却是豁然转身。

  昂然对视他的眼睛道:“傅靳言,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,我们结婚已经好几天了,你一直对我爱答不理,我用点手段有错吗,我只是想要一个妻子的权利而已!”

  白瑶瑶说话的时候痛哼了两声,不是装的,是因为刚才人生的第一次太过于粗暴,双腿间火辣辣的在疼。

  傅靳言目光冰冷的往下挪去,正好看到白瑶瑶从大腿根间滑落的一抹殷红。

  他抓着白瑶瑶肩膀的手微微松了松,继而断喝了一声,眼里的厌恶一闪而过,“滚出去!”

  白瑶瑶去床边捡起了自己的衣服。

  但是犹豫了一下,先把傅靳言的衬衣和裤子拿了过来。

  既然重活了,有些事情就要变一变了。

  回想这三年,她受尽了众人的嘲讽,只是别人利用的工具。

  林梓琪是这样,就连被她爱疯的江城也是!

  还有很多很多人,这一笔笔帐她都要讨回来。

  傅靳言虽然因为她荒唐的做法感到无比的厌恶,但是他却从没有打算舍弃她。

  只因为他们的婚姻是他爷爷定下来的。

  重活一世,白瑶瑶清楚地明白傅靳言才是她唯一的靠山!

“靳言,穿衣服。”白瑶瑶半蹲在了傅靳言的身前,忽然抬起头来,脸庞上带着无限地深情,一言不发的看着他。

  傅靳言高大的身躯似乎微微颤了一下,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白瑶瑶,然后带着复杂的声音低沉道:“我不喜欢你这样叫我。”

  白瑶瑶仿佛随意道:“我们已经是夫妻了,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。”

  傅靳言在沉默了一会,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一下,竟然主动抬起了自己的大长腿。

  卧室外。

林梓琪正紧紧贴着门边,她眼里的疑惑越来越深。

自己给白瑶瑶那些粉末的药效是不够的,傅靳言绝对会在中途醒过来,肯定会抓白瑶瑶一个现行。

  敢给他下药,白瑶瑶这辈子算是完了。

可是为什么里面迟迟没有声音?

  就在她竖着耳朵再次贴紧木门的时候,门开了。

白瑶瑶衣物整齐的正往外走,还和林梓琪差点撞到了一起。

  林梓琪惊慌的赶紧往一边闪去,里面的傅靳言应该还没有看到自己。

至于白瑶瑶这个傻子肯定会帮自己打掩护,断然不会让自己下不来台。

  但是她失望了。

  白瑶瑶奇怪的声音在此刻响了起来,“梓琪,你怎么一直站在我们的卧室门边?你不会是在偷听我们说话吧?”

  一束阴鸷的冷光从房间里猛射出来,也不见傅靳言有什么动作,只是眼神一扫过,就杀气凛然!

  这样森然可怕的气息,顿时让林梓琪忍不住狠狠地抖了一下。

慌乱中赶紧对白瑶瑶解释道:“瑶瑶你别乱说,我是刚路过你们反而房门,我正想找你有事,想看你在不在这里。”

  她还故意暗示的朝着白瑶瑶眨了眨眼睛。

她吃透了白瑶瑶,觉得白瑶瑶一定会顺着她的话说下去。

但没想到白瑶瑶在抓着脑袋想了想之后,却是忽然恍然大悟道:“梓琪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想问给我那包药有没有效果……”

  林梓琪几乎是惊惧的看向白瑶瑶,尤其是看到傅靳言看向她的眼睛都虚眯了起来,惊慌中几乎是吞吞吐吐的解释,“靳言,你可别误会,这药是瑶瑶让我帮她买的,具体想干什么,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这个蠢女人是没有看懂自己刚才的眼神吗?

怎么什么都说出去了?难道是看穿了她的心思?

  林梓琪奇怪的多看了几眼白瑶瑶,她还是那一副蠢蠢傻傻的样子。

而越是这个样子,林梓琪越是感到了不甘,这么蠢得女人凭什么会这么好命?!

  嫁给傅靳言的明明应该是她!!

  她和傅靳言从小长大,也算是青梅竹马,她们林家也算殷实,她也暗中找人去傅家说媒,但是却遭到了傅家那个老不死的反对。

不仅如此,还找了个乡下丫头嫁给了傅靳言。

  但是她却发现这个乡下丫头蠢得可以,随便三言两语就把她当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。

这也让她的心思活泛了起来,赶走这个乡下蠢丫头,替代她!

  “瑶瑶你赶紧告诉靳言,那药是你让我买的,都是你的主意啊!”林梓琪悄悄地看了她一眼,装出了一副焦急的样子。

  白瑶瑶果然没有让她失望,没心没肺的笑道:“好像是哦,是我让你给我买的,对不起梓琪,我给忘了。”

  林梓琪幸灾乐祸了起来,只等着傅靳言骂白瑶瑶了,说不准一怒之下当场就把白瑶瑶给赶出了别墅。

  但是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傅靳言只是皱了皱眉,俊美如斯的脸上竟然没有任何发怒的痕迹。

  这不应该啊!

林梓琪迷茫了起来。

  “梓琪,我其实已经把真相告诉了靳言,他已经原谅我了。”

白瑶瑶说完,走到傅靳言的身边,她的手几乎已经想要拉起那只宽大的手掌,指尖甚至都碰到了,却犹豫着缩了回去,只是低着头小声的开口:“靳言,今晚我想住在这里,好吗?”

  “什么?”傅靳言带着可怕的压迫感扭过头。

这个该死的女人犯了这么大的错,还想得寸进尺?

只是当看到那双清彻眼睛正期待的看向自己,当感觉到自己的态度又露出了几丝沮丧,还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步。

这个女人,似乎跟以往不太一样......

他向来波澜不惊的心神竟微微有些晃动,语气虽然依旧冰冷,却比之前缓和许多,“我晚上还要看许多文件,不希望被人打扰!”

  白瑶瑶并没有惊讶傅靳言会这样说,她和傅靳言一直都是分居,也没想过傅靳言会答应她的要求。

虽然上一世嫁给傅靳言整整三年时间,但是她却随着时间越来越害怕他,也怪她做的事情太荒唐,太招傅靳言厌恶。

  三年时间,她没有看到傅靳言笑过一次,脸上始终是化不开的寒冰。

  “好吧,既然你那么忙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
  白瑶瑶幽幽叹息了一声,转身就出了卧室的门,还记得把门给关上。  

一旁的林梓琪几乎是看傻了,手用力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是她看错了吗? 

刚才那一瞬间她竟然看到了傅靳言眼里闪过一丝心疼,不会是在心疼白瑶瑶吧?

  而且白瑶瑶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,脸上好像很疼的样子,同为女人,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仿佛看到了那副旖、旎的画面,一双眼睛都喷出熊熊妒火!

白瑶瑶非但和傅靳言发生了关系,还没有受到责罚!

凭什么!怎么会这样!

“瑶瑶不好了,江城给你打电话来了,他被追账的人给打了,你赶紧去救他啊!”

  白瑶瑶刚回到自己在房间里,就看到林梓琪火急火燎的冲进门喊道。

  白瑶瑶的房间在走廊尽头,林梓琪也不担心傅靳言会听见,她就是要表现的很焦急,才好让白瑶瑶这个蠢女人不顾一切去救江城那个相好。

刚才傅靳言对白瑶瑶的态度让她感到了危机,但瞬间的慌乱后她就平静下来,她手里还有江城这个筹码。

一旦傅靳言知道了白瑶瑶给他戴了绿帽子,还怕他不把她赶出去吗!

想到这里,林梓琪似乎已经看到了傅靳言暴怒着将白瑶瑶赶出去的样子,眼里的得意兴奋一闪而过。

  房间里,白瑶瑶勾着冷唇从沙发上站起来, 看着眼前人畜无害的女孩。

这是,多么熟悉的场景啊!

区别上一世,她这一次铺捉到了她眼底的那转眼而逝的恶毒。

  她深刻的记得这一天,林梓琪和江城合伙演了这么一出戏,让她傻傻的赶了过去,等到她抱着满脸淤青的江城痛哭的时候,傅靳言就出现了。

 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,傅靳言把她囚禁在了别墅里,她又受了林梓琪的挑拨,跟傅靳言的关系也越来越差,虽然后来在林梓琪劝服下傅靳言放她出去,但是林梓琪却是在外面教会了她酗酒,还有购买各种没用的奢侈品。

  白瑶瑶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坏女人,人生也从此逐渐走向了毁灭。

  林梓琪把手里的手机塞给了白瑶瑶,“瑶瑶,江城的电话现在还没有挂断,你赶紧接吧!”

林梓琪的声音里全都是满满的关怀,仿佛真的一心为自己的好朋友着想,如果不是白瑶瑶重生了一世,怕是也会被她所迷惑。  

  这是重生来第一次听到江城的声音,充满了痛苦,一声声给她喊着瑶瑶,让她赶紧来救他。

  “江城哥,我马上就会赶过去,你别着急。”白瑶瑶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冷光,问清了地址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江城既然叫她了,她当然要去!

  江城还是她爸爸的干儿子,两个人在乡下时曾还有过婚约,只是在要结婚的前一天,五辆挂着特殊牌照的军车过来把她给拉走了,她也在不久后见到了一个威严凛凛的花甲老人。

  她至今不知道这个叱咤风云的老人为什么选择她嫁给他孙子,尽管她坚决不答应,但是当她那见钱眼开的爸爸收了人家的一百万礼金,立刻转变了态度。

  想到这里,她心头又难受了起来,不是恨爸爸拆散了她和江城,而是爸爸后来在江城的教唆下,成了一个抛弃妻子的赌徒,一百万不仅血本无归还欠了不少赌债,走投无路之下跳了楼,而妈妈也从此也一病不起。

  嘴唇不知不觉已经被咬破,满嘴的血腥,目光逐渐坚定了起来。

江城,欠我的这辈子定让你百倍千倍奉还!

  林梓琪见消息传给了白瑶瑶这个蠢女人,就赶紧抽身先走了出去,她只是想看一场好戏,可不想被牵连。

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耐心等,等着成为傅太太!

  而此刻,傅靳言的书房正匆匆走进了女管家,微弓着身子禀告道:“先生,刚才家里电话有人找太太,是个男人。”

  傅靳言淡淡嗯了一声,修长的手指放下了手中的文件,俊美如斯的脸庞闪过一丝寒意,书房里的温度都仿佛跟着骤然下降。

  “他说自己是太太乡下最好的朋友,有急事找太太,告诉了一个地址让太太赶紧过去。”

  “最好的朋友?”唇角溢出了一丝残冷的笑意,手掌微微用力,上百万的骨制笔筒蓬的一声被捏碎,一股可怕的气息在男人身上开始肆虐。

  女管家已经冷汗如雨,赶紧弯着腰退了出去。

  傅靳言起身抓起了衣架上的西服,刚穿到身上,房门又被敲响了。

白瑶瑶东张西望从门缝探进了脑袋,见他在房间这才讪讪笑着进来。

  “靳言,你是要出去吗?”

  白瑶瑶过去很自觉地用白、皙的手指替他把一粒粒西服纽扣扣好,仿佛完全没有看见傅靳言那张如黑夜般阴沉的脸庞,还缓缓说道:“靳言,你先停一会再走好吗,我来找你商量点事情。”

  白瑶瑶扣完了纽扣,又把傅靳言袖口一丝轻微的褶皱抚平,抬头酝酿了下道:“是这样的,我刚才接到了一个乡下朋友的电话,他说自己被追债的找上门了,让我去帮他。可是我想啊,我已经嫁给了你,而且他还是男的,私自跟他见面不太好,如果你有时间可以陪我一起去吗?”

  她不想让上一世的悲剧再发生,不管傅靳言是怎么知道她和江城见面的事情,都不如现在就坦白告诉他,先撇清了和江城的关系再说。

  傅靳言刚才还冰冷板起的脸瞬间放了下来,身上的戾气也消失了,看了下蓝色的腕表,漫不经心道:“既然是你的朋友,那你去就可以了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,没时间陪你。”

  虚伪!!!

  白瑶瑶暗暗嘀咕了一声,要是不告诉他,他刚才就是打算去捉奸的吧?!

  傅靳言又重新坐回到了桌后,还抬头问道:“你怎么还不去,需要我给你派辆车子?”

  “当然好了。”

  白瑶瑶答应的很快,还差点把心理话也跟着说出来,如果他不能跟着去,最好是找个人监视她,省的以后有些事情说不清楚。

  傅靳言的性格诡异难测,白瑶瑶上一世就有所了解,可不想让他有任何的猜疑。

  傅靳言真的给白瑶瑶派了车子,根据江城说的地址找到了一处荒废的居民楼。

  白瑶瑶想让司机跟自己上去,但是司机却推说要去加油,故意躲开了她。

  难道司机没有得到傅靳言的命令?这可不符合傅靳言的性格啊!

  空落落的二楼里,江城浑身是伤的蜷缩在墙角,浑身还在颤颤的发抖,一看见白瑶瑶走上来,就带着悲声的跑了过去,“瑶瑶,你终于来了,我身上好疼,也好想你……”

  江城也算是个美男子,脸庞五官刚毅俊秀,身上穿着一件得体的白色休闲装,完美的衬托出了他修长矫健的身材,只是上面已经沾满了尘土。

  他想像往常一样和白瑶瑶抱在一起,最好是能有点更亲密的接触,这样才能达到他的目的。

  只是出乎意料的,白瑶瑶往一旁微微闪开了一步,不带一丝感情的看向他,“江城,你不是被人追债吗?那些人呢?”

  “瑶瑶,你怎么了?”江城感觉出白瑶瑶刻意表露出的生疏,心里直犯嘀咕,难道是看到自己身上的伤是假的?可这也不可能啊,为了逼真,他还咬牙朝脸上打了几拳啊!

  白瑶瑶面无表情的看向他,像是看个跳梁小丑般,江城欠债根本就是假的,他在城里早就跟一个女人有了一腿,要钱只是为了摆阔气。

  上一世她从来没有怀疑过江城,江城甚至为了给她骗、钱,还编造自己得了重病。

  她在寒冬腊月跪在院子里苦苦哀求傅靳言,最终傅靳言于心不忍给了她一张支票……

  后来她才知道江城用这笔钱买了房子,还和那个女人同居在一起!

“追债的人已经走了,但是他们要求我三天内必须偿还二十万,可是我哪里有二十万?”江城带着几分惨笑的忽然用力抱上了白瑶瑶,深情道:“瑶瑶幸好我还有你,你也一定会帮我的,那个傅靳言不是很有钱吗?你给他要,对,给他要一百万!剩余的钱我来替你保管,等以后时机成熟,我会带你远走高飞,远离那个魔鬼!”

  就在江城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白瑶瑶清楚地感觉到了四周的温度瞬间冷了下来。

  就在门外不远处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。

  清贵霸气的男人双眸眯起,浑身都有一股可怕的戾气在肆虐,就像洪水猛兽、般,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人吞噬。

  白瑶瑶如芒在背,身子微微僵硬了几分,就当她没有回头去看,也知道这是傅靳言所特有的气息。

林梓琪如此苦心安排不就是为了抓奸吗,那就看看好了!

  白瑶瑶猛然将江城推开!

  傅靳言没有让司机跟上来,让她和江城单独见面,就是是想看她见到江城后真实的表现!

  “江城,我现在已经是傅靳言的妻子,你当着我的面说我老公是什么意思?”白瑶瑶带着几分凛然的冷笑道:“我老公是有钱,可是凭什么要给你?你又凭什么那么自信让我去欺骗我的老公?呵呵,我承认以前和你是有过一段感情,但那已经是过去了!现在我已经嫁人了,我是不会背叛我老公的!”

  江城不可思议的看向白瑶瑶,那张脸刚才被她的那几句话说成了猪肝色,这还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任由自己戏耍的白瑶瑶吗?

  门外阴暗处的男人看到这一幕,冰冷的脸上竟然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意,而身上冰冷的气息也迅速地消散。

  白瑶瑶大部分心思其实一直都放在身后,此刻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总算是让他满意了,上一世的遭遇可总算没有再发生一次!

  “瑶瑶,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你难道忘了我们之前的誓言,我们要风雨同舟,一辈子都在一起的吗?”

  “风雨同舟?我想还是算了吧。”白瑶瑶满目的讥讽,“我再重复一遍,我已经有了老公,就当风雨同舟也是跟他。还有,以后请不要叫我瑶瑶,你可以叫我白瑶瑶,或者傅太太!”

  江城被气得一连说了三个好字,咬着牙齿道:“白瑶瑶我没想到你变成了这个样子,算我瞎眼看错了你,但我们怎么说也是从乡里一起出来的,我还是你爸的干儿子,我外面欠了这么债,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挑断我的手筋脚筋吧!”

  白瑶瑶嘴角翘起嘲讽,差点为他鼓掌,演的真是精彩啊!

  还有脸来提她爸爸?她爸爸上一世要不是受到了江城的教唆,怎么会欠了赌债跳楼自杀?

  想到这一桩桩一幕幕,五脏六腑隐隐开始疼了,在下一刻她却是缓缓地勾起了一丝微笑,“江城,既然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。但是你这是在求我,总要有个态度吧!”

  江城瞬间变的满脸开心道:“当然,只要你肯给我钱,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。”

  白瑶瑶笑着点头,只是忽然间眼睛骤然收紧,一字一顿的咬牙道:“那就跪下来,跪下来求我!”

  “什么?”江城震惊的大叫了一声,不可思议的往后连退了几步,又被地上的建筑垃圾绊了一跤,蓬头垢面,显得无比狼狈。

  白瑶瑶一步步的逼近他,带着上一世的滔天仇恨,满眼通红的大喊道:“想要钱不是吗?那就马上给我跪下来,求我!”

  江城望着白瑶瑶那狠厉的眼神,心头莫名颤抖了一下,但是马上就爆发出了一股羞怒,自己怕她这个蠢货干什么?

  爬起来就朝着白瑶瑶扑了上去,“白瑶瑶,你看你是疯了,还敢让我给你下跪?我非要把你打醒不可!”

  白瑶瑶下意识的就要往后躲,但这时一道身影忽然闪身而来,笔挺的身子挡在了她的身前,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睛正冷冷看过去。

  傅靳言?

  凛冽可怕的气势顿时袭来,江城几乎是带着几分恐惧的收住了脚步。他早就做过调查,一眼就认出了眼前清贵的男人,顿时面如土色,抬起步子就往门口跑。

  “现在就想走吗?”

  他的声音很轻,却仿佛是从地狱发出来,让江城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,惶恐机械的扭头。

  “你哪只手碰过她?”

  似是而非的笑染上绝美的脸庞,迈着沉稳的步伐到了江城的身前。

  江城下意识的把右手藏到了身后,哆嗦的刚想解释,但是一只大手带着飓风忽然拍落在了他的肩头,巨大的力量直接让他的双膝一弯,扑通就跪到了地上。

  右手刚撑到地上,而傅靳言那黑色的皮鞋已经狠狠的踩了上去。

  阿的一声,江城发出了狼嚎般的惨叫声,整张脸都疼的扭曲了,而那只皮鞋还在绝情的在手掌搓动。

  傅靳言尽管在别人的眼底是那样的残暴,但是他绝美的脸上却始终带着魅惑人心的东西,让白瑶瑶看的都有些失神。

  江城手掌顿时变得鲜血淋漓,一根根指骨在发出交错的声音,都说十指连心,疼的他全身都在颤抖,终于眼睛一闭晕死在地上。

  “还待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傅靳言淡漠的扭头,这让白瑶瑶回过了神,再抬眼看去傅靳言,那高大笔挺的身子已经迈出了房门。

  傅靳言似乎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怕,至少他还在担心她的安危。

  嘴角在这一刻不由自主的扬起。

  她追着傅靳言下楼,但是看到的只是傅靳言车子绝尘而去。

  有必要这样烦她吗?她又没打算缠着他!

  就在她气的跺脚的时候,之前谎称去加油的司机回来了,“太太请上车,先生让我送您回去。”

>>>>《重生娇妻:腹黑老公高调宠》